命之途

第六八二三章:是真是假?


    说出跟凌天的君子约定以及千年之约,嘱咐赤血等人不要远离魔神禁地,特别是带着凌天的分身,这样的宇宙之主在赤血他们眼中确实有些陌生,甚至在屠仙眼中他更是在交代遗言一般。

    “如果,如果归墟真的不能复活陨落的修士,那么宇宙之主还真的……”破天道,而说着这些他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之所以如此自然是他想不想接受归墟不能复活陨落修士的分析,因为这意味着他再也没有机会复活陨落的弟弟们了。

    此时凌天的分身脸色也极其难看,因为他也有很想复活的人,甚至强到归墟就是为了这些,如果抢到归墟也做不到这些那么这自然是让他极其失望的一件事情。

    “魔神前辈,归墟,利用归墟是否能复活已经陨落的修士。”凌天分身将灵识传入魔神禁地中,询问这些的时候他满脸的期待之色。

    如果是以前这样的问题宇宙之主定然不会回复,不过这一次他却回复了,只不过语气却颇为落寞:“不知道,也许能,也许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吧。”

    宇宙之主的话让赤血他们紧绷的神经稍稍松了一些,因为对他们来说只要有希望总归是好的。

    “魔神前辈,您,您是不是不打算再对凌天夺舍了?”石英试探性地问道,而说着这些的时候她屏住了呼吸,再看赤血他们也是如此,对于这点他们还是很看重的。

    “是啊,我已经没有这样的打算了,因为这样做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更加落寞的声音响起。

    “可是,可是你之前还说利用归墟还是有一些可能复活陨落的修士的,难道您就不打算复活您的族人?”破天反问道,不待宇宙之主恢复他继续:“另外,难道您就不想找星域之主的麻烦继而为您的族人报仇?”

    “利用归墟是有一些可能复活陨落的人,可是却没有任何机会复活我的族人了。”宇宙之主道,仿佛看出了赤血他们的疑惑,他语气中满是愤恨:“因为我族人的生命种子并没有返回归墟中,被御天给截走了,如此我自然没有任何机会复活我的族人了。”

    闻言,众人终于明白了宇宙之主的语气为什么如此落寞。

    想想也是,族人尽数陨落,而且没有任何机会复活,宇宙之主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而感受着宇宙之主的落寞赤血他们也有些感同身受,毕竟他们都有陨落的亲友,而他们很清楚如果真的不能复活亲友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可是,可是你活着还能找星域之主报仇,而你对凌天道友夺舍……”赤血道,虽然他说了一半就顿住,不过周围的众人以及宇宙之主自然很清楚他要说什么。

    “我是很恨星域之主,甚至我恨不得立即施展拼命的手段与之鱼死网破,可是我知道纵使我真的自爆了也不能对他造成致命伤,哪怕我成功对凌天夺舍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因为我族人的生命种子在他手中,单单因为这一点我就只能乖乖妥协,哪怕我知道生命种子不见得能复活我的族人。”宇宙之主喃喃,而后语气一转:“更何况前提是要将凌天击杀,而就目前看唯一能帮我报仇的也就凌天了。”

    “凌天道友帮你报仇?”微微一愣,不过聪明如屠鬼很快就明白了什么。

    “没错,凌天以及你们日后定然会对上星域之主,特别是凌天,他打败星域之主自然也算是为我报仇了。”宇宙之主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中隐隐有些希望,又有些解脱:“特别是凌天要比我更有机会打败星域之主,不仅仅他拥有更大的潜力,最重要的是他的体魄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而我的体魄出现了问题,这不是通过夺舍就能完美解决的。”

    “最重要的是我已经没有时间慢慢解决体魄的问题了,特别是在我蕴养体魄期间星域之主定然会对我制造麻烦。”宇宙之主补充道,稍稍一顿他继续:“当然如果我对凌天夺舍了你们也会对我动手,而以你们现在的实力倒也有了一些机会给我制造麻烦,如此我更没什么机会完美解决体魄的问题,而不能解决体魄问题自然不是星域之主的对手,既然如此倒不如将这件事情托付给凌天,而我也能就此解脱了。”

    闻言,赤血他们默然,一时间他们都感受到了宇宙之主死意已决,想到原本最大的对手突然这样,他们都感慨而又唏嘘不已。

    “你的意思是说你准备故意输给凌天道友了?”石林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因为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仅仅凌天不会陨落,另外他们的亲友们也能复活。

    “嗯,是,而且我准备将我的衣钵传给他,包括我的本源血脉之力,相信对凌天还是有一些帮助的。”宇宙之主毫不犹豫地道:“得到我的本源血脉之力也算是得到我的传承吧,如此日后凌天打败了星域之主也算是我出了一份力,甚至算是我打败了星域之主,最起码我能以此告慰我的族人了。”

    “当然,我也不会轻易就认输,我还要考验一下凌天。”宇宙之主补充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毅然了几分:“如果凌天能接受我的考验那么我我自然将我的传承给他,如果不能那么他自然没什么机会击杀星域之主,虽然我不会杀他,不过他也休想得到归墟以及我的本源血脉之力,因为我会直接自爆,这也是我对星域之主能做的为数不多的报复了。”

    对于宇宙之主的做法赤血他们倒是理解,毕竟如果凌天的资质没有得到宇宙之主的认可他自然没有任何机会打败星域之主,这件事情还不如让宇宙之主自己做。

    “那个,凌天道友、赤血道友,你们认为宇宙之主所说的有几分是真的?”破天灵识传音,不待众人开口他继续:“该不会他是为了迷惑我们继而不对他动手所以才故意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就不能尽可能减轻凌天道友的压力了。”

    “嘿,不管是真是假,反正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动手,而且是全力动手,总之我们一定要为凌天道友减轻压力。”屠天冷声道:“兹事体大,我们万不可有丝毫的大意,毕竟事关凌天道友以及众多道友亲友的性命。”

    闻言,众人神色凝重了起来,他们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有丝毫大意。

    “可是如果我们真的动手会不会打乱宇宙之主对凌天道友的考验而不再将本源血脉之力传给凌天道友呢?”石英想到了这种可能,稍稍一顿她继续:“当然最重要的是归墟,如果宇宙之主真的选择了自爆,大概率归墟也会受损,如此就算我们抢到了归墟也不见得能利用它复活我们的亲友们了,特别是到时候星域之主定然会对我们动手,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抵挡住星域之主的对手。”

    “没错。”凌天的分身接过话茬:“如果宇宙之主是欺骗我们的,那么我们也不是好相与的,会全力动手,如他所说一定会对他造成一些麻烦,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另外也是最麻烦的,如果他是欺骗我们的,那么在我们打败他之后那么他定然会选择自爆,也许我们会活下来,不过也一定会被星域之主所擒获继而控制住,等待我们的怕是生不如死吧。”凌天的分身补充道,稍稍一顿他继续:“如果他不是欺骗我们的,那么我们贸然对他动手不仅仅会打乱他的计划,还会阻止我的本体获得传承,这样看的话无论我们是否选择相信他最终的结果都不好,既然如此倒不如选择相信他,这样的话如果他不欺骗我们的话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说完这些凌天的分身看向赤血,那意思不言而喻。

    沉吟片刻,赤血道:“我倒是认为宇宙之主可信,特别是如果不相信他的话无论我们最终是否打败他那么结果都得不到归墟,都会被星域之主擒获,既然如此倒不是选择信任宇宙之主一次。”

    “反正就算我们被欺骗了我们也能拼命,而我们这些人原本就做好了拼命的打算。”赤血补充道,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众人,而后满脸的无奈:“如果是之前我们战败了倒也有一些机会逃出生天继而在实力强大之后继续跟宇宙之主大战,可是你们也知道一旦我们远离魔神禁地那么星域之主定然会对我们动手继而控制我们,而那样的生活怕是生不如死,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倒不如选择相信宇宙之主一次。”

    “没错,大不了就是一死,总比被星域之主控制而生不如此要好。”雷霸毫不犹豫地道,而在他之后众人纷纷附和,他们的神色也都毅然了几分。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选择相信宇宙之主了。”凌天的分身道,而后他语气一转:“当然我们也不能贸然相信他,让他答应我们的条件,比如让我们观战他考验我本体,或者说让我们返回神界跟我的本体汇合。”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