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武战神

第38章、首饰店


    readx;

    此时,从武场中回来,凌天羽先行换了身整洁干净的衣物,免得让自己的母亲担心。笔《趣》阁www.biquge.info

    随后,凌天羽与小舞一同来到了凌瑄的住院中。

    而凌瑄与楚岚早已听到了凌天羽回来的消息,等候已久。

    “母亲,老先生,我回来了。”凌天羽一踏入大门便叫道,怀着满满的激动与喜悦。

    “天羽。”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道柔弱的身影,飞身抱住了凌天羽,凌瑄眼中泛着泪水,满满的关忧与些许的责备。

    “对不起,让母亲担心了。”凌天羽愕然道,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一个多月,竟会让母亲如此的担心自己,凌天羽享受着这浓浓的母爱,心中倍感温暖。

    轻轻脱开凌天羽的身子,凌瑄心疼般的轻轻抚摸着凌天羽那英俊而变得更加成熟的面容,幽怨道:“天羽,你这一个多月跑哪去了,不知道母亲真的很担心你吗?”

    “忘了告诉母亲,我出去历练了。不过母亲也不用担心了,天羽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凌天羽笑道。

    “下次你要去哪,可绝对要告诉我,不然我怎么能放心得下。”凌瑄有些责怨的说道。

    “恩,不会了。”凌天羽微微点头。

    “呵呵,小少主此番出去历练,可又得机缘,已经达到玄元二重境境界了吧。”楚岚轻步上前,满脸笑意,颇为的惊讶。

    “玄元二重境?老先生,您没看错吧?”凌瑄愕然,显然不敢相信。

    小舞刚才亲眼见识过了凌天羽的实力,并无怀疑。

    “老先生说得没错,我确实是已经突破到了玄元二重境了。”凌天羽说道。

    “唉~”凌瑄不由叹了声,紧望着凌天羽,轻声道:“看来你确实是继承你父亲的血统,看来母亲以后也不好再干涉你了,只是若你出门再外的话,可要万加小心,明白吗?”

    “明白。”凌天羽道。

    “呵呵,小少主吉人天相,少主也曾说小少主不是短命夭折之人,如此天赋,以后绝对会有番作为。”楚岚笑呵呵的说道,似乎对于凌天羽那神秘父亲的能力非常信任,一直也并无暗中监视与干涉凌天羽的自由。

    “作为不敢说,只要能够保护自己和亲人不受伤害我就满足了。”凌天羽笑道。

    “小少主能够这样想就好了。”楚岚越加的赞赏。

    “对了,老先生,你知道武斗会是在什么时候吗?”凌天羽突然问道。

    “在下个月。”楚岚说道:“怎么?你也想要参加吗?那可是局限于二十五岁之下的青杰,其中不免会有玄阳境武者,你不怕吗?”

    “呵呵,这对我来说也是个磨练,就麻烦老先生帮我报名了。”凌天羽笑道。

    “不行,你已经得罪了秦家与马家,此次武斗会必定会对你不利,以你玄元二重境的实力,怎么能应付的了。”凌瑄立马说道。

    “夫人尽可放心,有老夫在的话,这些跳梁小丑翻不了什么大浪,况且老夫并不认为小少主没有底牌。”楚岚颇为深意般的笑望着凌天羽。

    “老先生说得是,若是真有问题的话,以老先生的能力还怕阻止不了吗?况且我并不认为我应付不了。”凌天羽笑道,在迷雾森林里可是连玄阳境强者都斗过,还怕这个小小的武斗会吗?

    “那好吧,不过这一个月你可不能乱跑了,现在在黄沙城对你来说可不是平静的日子。”凌瑄说道:“小舞,你也帮忙看着这小家伙。”

    “恩。”小舞羞涩点头。

    “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去逛逛吧?”凌天羽笑嘻嘻的问道。

    “才刚说完,你又跑出去。”凌瑄有些生气。

    “这一个多月不是没陪小舞出去了吗?我怕小舞闷坏了,而且也就很快就回来的,母亲不必太过担心了。”凌天羽挠头一笑。

    “那你绝对不可以离开黄沙城。”凌瑄道。

    “绝对不会,那我和小舞先走了。”凌天羽笑道,忙便拉着小舞,往门外跑去。

    “这家伙,可真让我头疼。”凌瑄无奈摇头。

    “夫人不必操心,就由他们去吧,你看这一个多月的,小舞可不是每天茶饭不思,总不能把小舞给闷坏了吧。”楚岚笑道。

    “唉~真不知道,他们以后的命运会是如何?”凌瑄轻叹了一声。

    “他们都有着古老高贵的血统,以后的命运注定会相连在一起,我们无法去干涉,也无法去改变。”楚岚笑道,双眼深邃。

    ······

    街市上,一男一女,相携而行,引来了许多人异样的目光。

    不用说,这两人便是凌天羽与小舞了。

    “这就是凌天羽,怎么真的跟这丑女在一起了。”

    “是啊,这小子真愚蠢,这丑女若与段城主的女儿段天琪小姐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有那么好的福气竟然不要,竟然还得罪了段城主他们。”

    “我看这小子就是个傻子,傻子才会喜欢一个丑女。”

    ······

    周围之人,窸窸窣窣的小声议论着。

    凌天羽狠狠的扫了眼,那些人便畏惧般的闭口不言。

    小舞满脸羞涩,心里暖暖的,也有几分自卑,感觉与凌天羽这么走在一起,太失凌天羽的身份了。

    “天羽哥哥,别这样。”小舞想要松开凌天羽的手。

    “就这样!不行啊!”凌天羽很霸道的握紧了小舞的手。

    小舞满脸通红,只能低着头,任由凌天羽给牵着,羞滴滴的问道:“天羽哥,那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呢?”

    “首饰店。”凌天羽笑道。

    “啊!”小舞叫了声,察觉到周围人那厌恶的目光投来,小舞又羞涩的垂下头。

    “你不必那么大的反应,作为一个女孩子,怎么少得了一些装扮呢。”凌天羽笑道。

    “小舞很丑,戴什么首饰都不漂亮。”小舞自卑的说道。

    “谁说的,我觉得小舞才是最漂亮的。”凌天羽一手敲了敲小舞的额头,其实对于小舞那纯真善良的天性,凌天羽也是颇为心动的。

    “天羽哥哥就会取笑我。”小舞满脸通红,但嘴边却是泛起了清甜的笑容。

    凌天羽毫无芥蒂,一手大方的拉着小舞,好像要告诉全天下的人这是自己的女朋友一样,不理会周围那些另类的目光看待自己。

    不久,两人来到首饰店。

    首饰店,所卖之物,都是从其它城里运过来,首饰精美,有些还价值不菲。

    刚进入首饰店,可是闻到一些淡淡的清香,这也是为了吸引客人,也为了留给客人一个好印象。

    “哎呦,原来是天羽少爷啊。”一位肤色白嫩身材臃肿的妇女迎了过来,一身披金戴银,穿着十分华丽。

    这妇女的眼光倒是精灵,第一眼便认出了凌天羽,只是在望向小舞的时候,颇为惊讶,脸色还露出了几分尴尬。

    做生意吗,不管客人美丑,也得夸赞的天花乱坠。

    那妇女倒是挺有经验的,肉呼呼的笑道:“呵呵,天羽少爷,是不是带这位美丽的小姐来我店里挑选首饰呢?我们首饰店呢,可是应有尽有,这位小姐若是佩上我们首饰店的首饰,那还不得更加夺艳迷人。”

    首饰店中的人,听到妇女这话,再望了眼小舞,也不禁打了个寒颤,不得不佩服这妇女的脸皮可真够厚的。

    小舞脸色羞红,可能觉得这妇女说得太夸张了。

    “得了,少来这套,我想要个项链,要最好的,可别拿些俗品给我!”凌天羽斥声道,一见这妇女就觉得特别恶心。

    “有、有,当然有,二位请跟我来。”妇女连忙收起那虚伪的赞言,领着凌天羽他们上了首饰店的二楼。

    不得不说,这间首饰店却是布置的很精美,每一个首饰都摆放的很整齐,也特别装饰了一番,看起来显得很美观。

    妇女往那首饰架上找寻了一番,随即便拿了条像是珍珠般的项链走过来,递到凌天羽的身前笑道:“呵呵,这是水珠项链,价格实惠,看这小姐也蛮适合的。”

    “庸品!”凌天羽脸带不屑,颇为不悦的说道:“我说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给我立刻拿些上品过来!”

    “是、是。”妇女惶恐,赶紧走了开去。

    “天羽哥哥,我们还是走吧。”小舞颇为不自在的说道。

    “竟然来了这里怎么能走呢。”凌天羽笑道。

    随后,妇女又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条像是镶嵌着一枚兽晶般的项链,一股淡淡的火之气息弥漫了出来,绝对是个精品。

    “天羽少爷,这是火晶项链,绝对是上等的佳品。”妇女笑道。

    凌天羽微微望了眼小舞,可以感觉到小舞似乎也对这火晶项链有些心动,凌天羽便问:“价格多少?”

    “呵呵,天羽少爷,这火晶项链可是采集二级兽晶所造,又经过了精致的美工,这价格可不菲!”妇女笑道,充分的抬高了这火晶项链的价值,只是眼中还带着几分怀疑,可没听过凌天羽在这黄沙城是个有财的主。

    “问你多少!少废话!”凌天羽叫道。

    妇女吓了跳,便道:“如果天羽少爷有元石的话,只需十颗下品元石就可以了。”

    十颗下品元石!

    小舞吓了跳,十颗下品元石若是换作金币的话,已经比拟得上数万个金币了。

    “天羽哥哥,我···我们还是走吧,不要了。”小舞轻声道,这十颗下品元石对小舞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字数。

    妇女鄙夷的瞥了眼小舞,收起了笑容,淡淡的对凌天羽说道:“天羽少爷,若是你没有那么多元石的话,这火晶项链可是暂时帮你留着,等天羽少爷你···”

    妇女的话还没说完,凌天羽一手甩出十颗下品元石,咚咚的落在地上,然后一手夺过妇女手中的火晶项链,冷声道:“够了吧!别狗眼看人低!”

    “够了够了!”妇女惶恐的笑道,忙便蹲下那胖乎乎的身子捡着那些地面上的元石,这也算是凌天羽对这妇女的小小教训。

    凌天羽没再看那妇女,轻柔的将火晶项链为小舞戴上。

    “这···这太珍贵了。”小舞羞红的脸都快埋到胸口里去了。

    “能让你开心,什么都值得。”凌天羽温柔一笑。

    小舞愕然,含着双唇,犹如蚂蚁般的声音轻声道:“谢谢你,天羽哥哥,你对小舞真好···”

    “呵呵,这火晶项链可真适合这位美丽的小姐。”妇女肉笑着,两手握着那满满的十颗下品元石。

    凌天羽才懒得去理会那妇女,一手拉着小舞,直接离开了首饰店。

    可刚踏出首饰店,一道极不和谐还带着哭丧般的声音从大老远的回传了过来:“天哥!~”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