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道主

第一卷 西北望,射天狼 第十章 合纵连横 上


    “柴兄好。”

    “卞兄好,申屠兄好。”

    几人互打招呼,乐呵呵的聊着天进入考场,随便找了个位子便坐了下来。

    直到此时柴天诺才反应过来,望着站在校场周围警戒的乡兵,异常吃惊的说:

    “他们怎么不搜身,就让咱们如此轻松的进来,不怕有人夹带私货?!”

    卞盛和申屠子进对视两眼,同时从篮子里拿出几本书放到桌上:

    “为啥要夹带私货,明目张胆的带进来不就好了?”

    “……”

    柴天诺伏案,使劲用手揉着太阳穴,感觉脑子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柴兄,你这是怎么了?”

    卞盛关心的问,柴天诺头也不抬的答:

    “没事,脑仁儿痛,过一会儿就好。”

    “哦~,那你先痛着,别影响到策论发挥就好。”

    卞盛恍然大悟,有些明了他为啥头痛了,便憋笑说了一句。

    柴天诺无语到了极点,文院严肃至极的文考,在武院却成了儿戏,竟允许明目张胆的带参考书籍,自己这十几年的苦读,他娘的到底为了什么?!

    扭头环视,柴天诺发现除了自己,他人桌上皆堆满各种参考书籍,竟然还有人在吃烧饼,还是麻酱馅的,刺激的他差点疯掉!

    一刻钟后,考纸分发到位,策论的题目也随之下来,论大华如今之国事,标题自定,字数不限。

    这题目,范围甚是宽广。

    柴天诺咬着笔头想了想新皇天齐大帝登基以来的行事作风,还有执行新政以后大华的变化,轻轻点头,坐正身姿,用异常端正的楷书写下自己的标题,《合纵连横》。

    “战国之时,君德浅薄,为之谋策者,不得不因势而为资,据时而为画......”

    时间慢慢走过,大校场处处哀声哉道,皆是虎贲儿们抓耳挠腮愁眉苦脸的苦相,即便卞盛也高高皱起了眉头。

    纵览全场,唯柴天诺不同。

    脑海思绪翻滚,灵感不断涌出,下笔有如神助,端正的小楷行云流水般显现在纸面,大小如一横平竖直,望之赏心悦目。

    一位监考教习从远处走来,瞅瞅这个的文章,彼其娘之,根本没法看,都快染成一个墨团了!

    再瞅瞅那个的文章,囊货,大小字差了好几倍,蒙学的稚童都比他写得好!

    一路走一路看,监考教习的心情慢慢降到了谷底,这就一群王八蛋,院长的一片苦心全都给狗吃了。

    给他们漏题,指定参考书籍,屁用没有!

    字都写不好写不顺畅,那就是一坨烂泥,怎么也扶不上墙!

    “我的烧饼....,您吃。”

    监考教习狠狠瞪了一眼满脸肉痛的虎贲儿,拿着从他手中抢过的烧饼大口吃了起来,心都让你们这群囊货伤了,不得贴补贴补肠胃?!

    别说,味道还真是不错。

    柴天诺正在奋笔急挥,心中韬略万千,一发而不可收!

    嚼着烧饼的教习发现了他,想了想,抹掉嘴角的芝麻粒,悄悄走了过来。

    这位之前可是文院的读书郎,先不说文章如何,至少这字,应该不会象那些囊货那么龌龊吧?

    走到柴天诺身后,监考教习探头望去,只是扫了一眼卷面便禁不住叫了起来:

    “好字!”

    考纸卷面极其工整,白是白黑是黑,没有一丝杂色,横竖皆是一条笔直的直线。

    字迹干净不拖泥带水,个个宽绰舒展收放得宜,教习感觉自己那双被虎贲儿拙劣字迹污了的眼眸,瞬间变得清亮起来。

    就监考教习这突兀的一嗓子,差点毁了柴天诺的一张好卷面。

    他正写的入神,脑子里满满都是想法,外界的嘈杂消失,完全沉浸于自己的世界,却不想耳际突然想起大叫,心境骤然碎裂,吓得他右手猛的就是一哆嗦!

    多亏正是提笔之时,笔头墨水耗尽,否则卷面真真废了。

    柴天诺幽怨回头,一抹脖颈,竟然还有黏糊糊的麻酱粒子,这也太恶心了!

    这一嗓子声音着实不小,大半个校场的人都望了过来,监考教习不好意思的冲四方拱拱手,然后小声冲柴天诺说:

    “继续继续,莫受我打扰。”

    ......喷我一脖子食物残渣,能不受打扰吗!

    柴天诺掏出帕子擦了擦脖子,稳定下思绪,继续写了起来。

    就在柴天诺再入佳境之时,其他教习慢慢聚了过来。

    刚才那一嗓子着实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心,好字,能有多好?

    这几年见得都是狗刨般的烂字,属实已经忘记好字长什么样了。

    “嘶~,这字,怎么能好到如此地步?!”

    一位教习从牙缝里喷着字说,他可以断定,这辈子就从未见过如此养眼的字体!

    虚实相生、欹侧并用,便是曾看到过的那些书法大家的字帖,好似比之也少了几分韵味。

    “确实漂亮,等院试完了,我要把这张卷子收了,装裱起来让我那小子当字帖用!”

    “鄙之,就你想要,我家小子也需要!”

    教习们一边看一边磨嘴,柴天诺脸蛋儿抽搐两下,强行稳定思绪,我忍!

    教习们都聚到了柴天诺身边,原本就小动作不断的虎贲儿立马炸了锅,交头接耳的声响直接变成了喧嚣的喊叫,吵得柴天诺一阵头大,太阳穴一鼓一鼓的痛。

    心里更是对武院的文考服气到了极点,这不是神圣的文考考场,这是大清早的骡马市!

    “兄弟兄弟,尔等的尔怎么写?”

    “撇,竖弯钩!”

    “多谢多谢,今儿晚上请你喝酒。”

    “免了吧。”

    柴天诺停笔,他真的忍不住了,惊愕的看着教习们指了指那处,小意的问:

    “诸位教习,考场之上交头接耳,如此行事可好?”

    正在认真阅卷,被其中韬略深深吸引的教习们不耐烦的摆摆手:

    “管他们作甚,除了你都是蠢驴,紧着他们作弊又能如何?”

    嘴唇蠕动,柴天诺欲言又止,问题那个回答的说的根本就是错的好不好。

    一旁的卞盛闻言,满脸哀怨的望向教习,作弊的是他们,您怎么能一网打尽把我也算作蠢驴呐?

    “都是些没脑子的玩意,交头接耳也成不得大事,写你的,休要理睬那些愚夫!”

    “莫要受他们影响,赶紧写,我这正读的起兴,若是惹毛我,送你个大大的叉吧!”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