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道主

第一卷 西北望,射天狼 第十九章 食脑野狗 上


    “这些家伙疯了吗?”

    胖乎乎的魏忠贤收起手中神臂弩,瞠目结舌的看着策马疾驰而去的苦匪。

    原本以为会迎来一场大战,谁知那些苦匪理都不理,绕过队伍急速奔向远方。

    自家商队护卫受惊射了一波箭雨,干掉他们七八个,可他们依旧理都不理,只管仓皇逃窜,也不知在躲什么。

    “管他们是疯了还是傻了,继续赶路,这可是你第一次入京,所有手续都得给你办全了,以后咱们魏家,便靠你这熊玩意撑场面了!”

    两鬓斑白的魏大商贾坐在车上揉了揉溜圆的肚皮,叹息一声,暗卫即好也坏,自己只生了小兔崽子一人,也只能让他登名接班了。

    魏忠贤咧嘴,觉得自家老爹想的就是多,当皇帝的暗卫多好,敲寡妇门挖绝户坟,喝月子奶欺老实人,只要你不做杀人造反的事情,没人管得了你!

    若不是这个原因,你一滴流圆的大胖子能成为蜀凉行省有数的大商贾?

    做梦去吧!

    对这次进京,魏忠贤那是相当兴奋,一是要接老爹的班,成为有名录的朝廷大番子,再就是,又能见到自己的好兄弟,柴天诺了。

    真真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直入国子监武院,自己这捐出来的文院生员,正好能与他做个伴。

    车队继续前行,照包不羁的说法,明儿一早便能抵达禁军的营地,换了银两,当天便能入京。

    柴天诺咧嘴,还要闻那味道一整天,着实有些让人受不了。

    “少爷吃,我在路边摘的野果!”

    柴蛮儿拿着个布包兴冲冲的爬上了车,这段路程不好走,大车速度不比人走快多少,小丫头便跑到下边疯了半天。

    接过柴蛮儿擦拭干净的野果子,柴天诺打量半天也没认出是什么来,包不羁拿了一颗打量半天,忍不住挠了挠头:

    “怪事,这条路走了最少几十遍了,还真没见过这种果子。”

    野果子大小和枣子差不多,红彤彤的表皮布满紫色的斑点,看起来有些瘆人。

    “蛮儿啊,不认识的果子不能乱吃,万一有毒可就坏了。”

    “没毒,我过去吃过,很好吃的!”

    蛮儿使劲摇头,柴天诺好奇的问:

    “是流浪的时候吃过的吗?”

    蛮儿表情一滞,使劲用手揉了揉脑阔,有些疑惑的说:

    “不是,我记得,在哪个地方,经常吃。”

    小丫头眉头高皱,眼中尽是茫然,柴天诺叹口气,轻轻揉了蛮儿的头顶:

    “想不起就不要强想,机缘到了,自然就知晓了。”

    “嗯!”

    蛮儿点头,柴天诺拿起果子嗅了嗅,精神立刻一震,里边有种熟悉的气息,竟让他产生了强烈的进食欲。

    咽口吐沫,柴天诺将果子塞进口中,未等咀嚼,果子便化作一道清流,瞬间贯通整个身体,因受伤而有损的躯体,迅速恢复!

    柴天诺吃惊的又拿起一枚果子,他想起气息来自何处了,那个天人,体内就曾传出相同的气息,而且更加浓烈!

    “怎么可能?!”

    柴天诺仔细分辨,透过半透明的表皮,能看到里边鲜红的果肉在隐隐抽动,如同活物一般!

    “嘶~”

    柴天诺大大的吸了口凉气,自打遇到那位天人,自己的人生好像就变得有些不同,不对,应该是自从得到镜花界开始,周围的一切,便开始变得不同。

    “呸呸呸,这什么味道,简直跟生肉一样,锈味属实太重!”

    嘴馋的包不羁也吃了一颗,结果直接吐了,还伸出舌头使劲用帕子擦个不停,对果子的味道真是厌恶到了极点。

    双眼微眯,看着包不羁的反应,柴天诺心思急转,扭头看向柴蛮儿:

    “蛮儿,这果子是从哪里发现的?”

    “就车队左边,一簇一簇的数量不少。”

    小丫头捡起一颗塞进嘴里,吃的有滋有味。

    “我去看看!”

    一个翻身从车厢跳出,柴天诺大步奔向车队后方。

    “有野兽偷脑袋,快来人!”

    没跑多远,柴天诺便听到车队后方传来呼喊声,几位管事急忙招手,队伍立时停了下来。

    “咄咄!”

    “汪汪!”

    箭矢中地以及狂犬嚎叫的声音骤起,待皱眉捂鼻的柴天诺赶到队尾,看到一群护卫正在说着什么。

    “几位大哥,被偷了几颗脑袋?”

    此时柴天诺根本顾不上什么野果子,每颗脑袋都是一两银子,要是少上几颗,那不得心痛死人呐!

    “柴先生,被扒拉下来不少,不过真正被偷走的也就两颗。”

    二两银子,那也够心痛的了,柴天诺皱眉,好奇的问:

    “是什么野兽,难不成是虎豹之类?”

    “不,应该是一条野狗!”

    “狗?”

    “嗯,个头奇大,跟小牛犊子一样,我来的时候,正看到它在舔舐脑髓!”

    护卫使劲点头,柴天诺来到散落的脑袋旁,发现一颗脑袋裂成了两半,里边的脑髓被吃的一干二净。

    柴天诺忍不住挑眉,颅骨可不是一般的硬,能一口咬烂,这咬合力相当惊人。

    怎么,又是这种味道?

    正在检查脑袋的柴天诺眉头轻挑,放下捂着鼻子的手掌,一股诱人的气息扑面而来,首级的腐臭味都无法遮掩。

    地上有一滩鲜红血渍,应该就是护卫们所说野狗留下的!

    略做思考,柴天诺转身跑回到车旁,拿起刀弓扔下一句话便走:

    “野狗叼走两颗脑袋,我去追回来!”

    看着转瞬消失不见的柴天诺,包不羁忍不住挠了挠头:

    “二两银子,确实不能白丢了。”

    柴天诺顺着气味一路急奔,没多久便看到了野果,一簇一簇的果然长了不少,不过他没心情理睬,那股诱人的味道缭绕在口鼻之间,吸引着他不断向前。

    跑了整整一刻钟,柴天诺来到一片林子,味道越来越强烈,如冲天海浪简直要把人淹没!

    “嗷呜~!”

    刚走进林子,一道黑影便从树冠猛然跳出,径直扑向柴天诺!

    心弦始终绷着的柴天诺右手疾挥,大横带着寒光撩起,狠狠斩向黑影。

    “噹~!”

    一声脆响火光四溅,柴天诺连退三步,低头,发现四尺大横竟然被硌出好几个缺口!

    “呜~~~”

    黑影落地,果如护卫所说,是一条牛犊般大小的……野狗?!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