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道主

第一卷 西北望,射天狼 第十九章 食脑野狗 下


    柴天诺瞳孔急缩,犬类皆是前腿长后腿短,以适应长途跋涉,可眼前的怪物后腿奇长,竟有些人类长腿的感觉,和身子搭配起来极不协调。

    就仿佛,它不该四肢爬行,而是和人一样直立行走!

    “如此令人厌恶的味道,原来,真是你这天地间的厌物!”

    野狗般的怪物,在柴天诺震惊的目光注视下人立而起,更是口吐人言,场面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浑身的汗毛直接炸开,柴天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耳,神怪小说里的怪物竟然真的现世,让他几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天地间的厌物,震撼过去,柴天诺心中又是一颤,相同的话语,黑衣天人也曾说过!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柴天诺口舌干涩的紧,说出的声音如同锯木。

    “我是什么,自然是野狗!”

    话音落,怪物骤然扑出,扎长爪子如锋利弯刀,急速扫向柴天诺双腿。

    柴天诺手腕急翻,大横划出刺眼光芒,狠狠斩向怪物双爪!

    “噹!”

    一声鸣响大横被利爪荡开,怪物的血盆大口趁机一口咬住柴天诺大腿,锋利的獠牙瞬间刺穿皮肉与骨面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嘎声。

    “嘶~!”

    柴天诺倒吸凉气,怪物獠牙蕴含古怪的力量,正在急速侵蚀肉体和灵魂,那种痛楚,简直无法忍受。

    “滚~!”

    柴天诺放声大吼,一掌拍中硕大头颅,暗劲骤然爆发,怪物巨大的身体被他一掌击飞。

    “嗷呜~!”

    一个翻身落地,艳红的血液从怪物额头滑落,它伸出长舌舔了舔血渍,眼中浮现之前不曾有的谨慎。

    柴天诺咬紧牙关,一把撕开裤腿,发现大腿上有数个儿拳大小的伤口,里边的皮肉被腐蚀一空。

    难怪那么痛,骨头都露出来了!

    柴天诺咬牙,掏出身上那枚野果吞了下去,也就十数秒,巨大的伤口便开始急速愈合,野果的疗效大的惊人。

    看着怪物不停滴落的鲜血,柴天诺使劲嗅了嗅气味,眼中不由自主流露出饥渴的目光,这个怪物身上的味道,和天人一模一样。

    大横微收,柴天诺双脚猛蹬急速冲出,势要斩杀怪物!

    “吼!”

    怪物在同一时间高高跃起,目标直指柴天诺首级,双方都想一击必杀!

    好时机!

    看着跃向自己的怪物,柴天诺双目一瞪,八重龙蛇劲于体内疯狂运转,青筋暴起的右拳骤然轰出,内力便如离膛炮弹,径直命中怪物胸口!

    “嗵!”

    血肉飞溅,巨大的力量轰然爆开,怪物胸膛被炸得粉碎,露出一个桶粗大洞,浓重到极点的味道铺天盖地涌来!

    柴天诺浑身颤抖咬紧牙关,极力克制心中嗜血食肉的欲望。

    “哐”的一声,怪物落地,即便心肺胸膛消失,它依然活着,生命力顽强得惊人。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柴天诺的声音有些颤抖,想要克制发自心灵深处的欲望,并没有那么容易。

    “咳、咳咳,如你所见,我,是一条野狗。”

    怪物大口咳着鲜血,眼中闪烁着意义未明的神采。

    说话间,一道透明的身影从其体内飘出,不屑的瞥了柴天诺一眼,扭头飞向高空。

    “昂~~!”

    淡灰色龙首从柴天诺体内骤然冲出,一口将震惊的身影吞下,随之昂首大啸,震的大地不停颤抖。

    “哗”,血液急速奔涌,柴天诺的身体发出咔咔的声响,身体骤然拔高,远比过去强大的力量,在体内来回激荡!

    “天人之灵,五分之二。”

    真是天人之灵,柴天诺仰天大笑,内力再次大幅提升,自己距离宗师境,越来越近了!

    “哈,哈哈哈,未曾想,你竟是一个可以吞噬天人之灵的域外天魔,简直不可思议!”

    地上传来虚弱的声音,柴天诺猛然低头,那怪物,竟然还活着!

    “你的灵魂已被我吞噬,怎么可能还活着?!”

    原本锋锐的眼神如今淡然无比,怪物看着天空,声音飘忽的说:

    “小心,昼将至、夜不回,如我这样的怪物,只会越来越多。”

    说完,怪物双手叠放在空荡荡的胸前,平静的闭上了双眼。

    一道青烟飘起,随后便是数道,转瞬怪物身体升起冲天烟柱,直抵云端之上!

    “……天人,到底是何存在?”

    柴天诺看着眼前的尸首,心情颇不宁静。

    烟柱散去怪物消失,现于眼前的,是一胸膛缺失的赤裸男子,他的脸上未见一丝痛楚,反倒流露出解脱般的笑容。

    仿佛死亡,是一种解脱。

    单膝跪下,柴天诺摸了摸男子额头,刚才,似有微光闪烁。

    手指抚过,一道金光灿灿的黄纸浮现,上书四个金铭大字:

    “食脑野狗。”

    满头大汗的柴天诺瘫坐在地。

    嘭的一声,黄纸化作金芒冲天而起,转瞬不见,但上边的气息,却如山岳般沉重,压在柴天诺透不过气来。

    歇息许久柴天诺才缓过劲来,站起身揉了揉额角,心中思绪万千如乱麻,貌似自己在不经意间,碰触到一些极端恐怖的东西。

    一些自己现在,万万不能碰触的东西!

    怀中镜花卷轴微闪,柴天诺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骤然浮起一个念头,此间事,不能想,便当它,不存在!

    果断转身,柴天诺循着味道找到那两颗碎了半边的脑袋,一手一个拿起,转身疯狂跑向车队。

    柴天诺离开没多久,一道金色丝线从苍穹垂落,略作摆动飞走。

    “……柴兄,为了两颗脑袋,至于整成这样吗?”

    看着裸露大腿浑身脏污,手中还提溜着两颗人头的柴天诺,武秀才蒲本芳无奈摇头,不就二两银子,至于这么拼命?

    看那撕裂的裤腿还有大腿上的刮痕,八成是被野狗咬了。

    “是啊柴兄,野狗身上过于肮脏,若是染上恐水症,那可就没救了。”

    王山榆也在那里说,不过是二两银子,何至于此。

    “你们呐,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觉得柴先生做得对。”

    包不羁大摇其头:

    “大手大脚不留财,开源节流方能积蓄万贯家财!”

    柴天诺举着人头比了个大拇指,这话说的老对了。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