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道主

第一卷 西北望,射天狼 第二十一章 见城不得入 下


    柴天诺拱手,心中火烫,虽然接触时间甚少,但禁军丙二营的诸位,给他的印象属实不错,行事果决直爽的武人,确实和心思缜密阴柔的文人大不相同。

    因着还要入京,酒席早早结束,临行前手掌肿胀的李校尉狠狠踹了包不羁一脚,然后冲着柴天诺拱手:

    “柴秀才,相逢即有缘,莫要忘了丙二营,若是以后没有去处,某等欢迎!”

    柴天诺拱手回礼,重重点头。

    离开禁军丙二营,车队行进的速度大增,远远的,已能看到洛阳黑色的地平线,柴天诺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激动,终于要见到,大华的心脏!

    柴天诺和柴蛮儿开始打点行囊,并和车队众人告别。

    让柴天诺没想到的是,自己在车队人气很旺,而小丫头的人气,似乎不比自己差。

    柴天诺真真是没想到,月余时间蛮儿这丫头竟然混的这么好。

    说起来,柴天诺的身份终究高了些,普通伙计护卫和他说不上话,而身为书童的蛮儿不同,和谁都能白话半天。

    再加上这些日子学了针线活,经常帮人缝补衣物,那人气不涨才怪了呐。

    只不过小丫头性子窄,一个大子儿都跟人斤斤计较个没完,着实让柴天诺这做主人的掉面子,期间也说了两次,结果让小丫头一句不能坐吃山空便给顶了回去。

    车队继续前行,离洛阳虽然还有些距离,但周围已出现繁华城镇,看着那些雕梁画栋的宅院建筑,柴天诺微微一笑,还真是有了些许天子脚下的感觉。

    身穿宽服长袖大笑路过的狂生,轻纱凉裙傍身走路妖娆的瑰丽女子,还有那戏熊的匠人以及店铺伙计抑扬顿挫如唱戏般的吆喝声,把柴天诺深深吸引。

    说来说去,今生终是小县城的出身,被人尊称一声土包子并不为过。

    不过给柴天诺最大震惊的,还是那当街写符的道士。

    朱红笔于纸上寥寥几下便是一张清风符,用力甩出竟然真能掀起一股清新凉风,着实惊了柴天诺一跳,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法术。

    “一文钱只要一文钱,清风符大甩卖了!”

    师父画符,小道童则在一旁大声吆喝,看热闹的不少,出手买的不多,桌子上寥寥几个大子儿,生意属实不咋地。

    在柴蛮儿幽怨的眼神注视下,柴天诺甩下十个铜钱,于道人的道谢声中取走一打符咒,买的多赠的多,十枚大子儿可换十二张清风咒。

    “......少爷,你又开始大手大脚了。”

    “这个,算不得大手大脚。”

    柴天诺使劲挠挠肚皮,表情认真的说:

    “对有真本事的人,总得抱有一丝敬意,你没看到他们道袍都破了?”

    “尤其是那道童儿,屁股都露了半个,接济些许也是应当。”

    “他们不是弄戏法的?”

    蛮儿眨巴着大眼睛问,柴天诺摇头:

    “不是,他们,是真的有本事。”

    即便车队已经走过,柴天诺还是忍不住回首看了一眼,寥寥几笔便能勾动天地间的规则引来清风,那位名叫清风的道人,肯定是位隐士高人。

    清风道士小心翼翼收起柴天诺给的那十个大子儿,看着远去的车队挑起了眉头:

    “明月,你相信这世上有生而知之之人否?”

    “生儿吉吉?”

    小道童用白生生的小手挠了挠露在外边的屁股蛋儿,先瞥了眼别处,然后看着自家师父鄙视的说:

    “您这不废话吗,生儿子没吉吉那是闺女!”

    “这还没喝酒您就晕了头,徒儿实在不得不,鄙之!”

    清风道士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嘴唇被气的一个劲儿的哆嗦,撸起袖子倒拿拂尘,指着明月小道童大骂:

    “你个不知上下尊卑的兔崽子,看某一棒子敲死你!”

    “敲死我,离了我你啥都不是,分家,散伙!”

    明月小道童一把抄起桌上的零散物件扭头就跑,道人在后边骂骂咧咧的追,转瞬跑的老远。

    两位挽着袖子五大三粗的监市满脸茫然,这刚准备动手,人咋就在三十丈外了呐?

    “清风贼道,再不补齐摊费,某把你撕成碎渣做肉臊!”

    穿过城镇,便是一条极为宽广的大道。

    大道的尽头,国都洛阳如恒古巨兽盘卧于地,灰黑色望不到边际的高耸城墙,让人望之生畏。

    “终于到京城了,未曾想,某这乡下的土包子,竟有机会来此,幸甚,幸甚呐!”

    柴天诺看着越来越近的洛阳城,有些激动的说。

    “少爷少爷,听说洛阳有一百多万人,是不是真的?”

    柴蛮儿看到如此大城也是兴奋不已,忍不住拽着柴天诺的袖子问道。

    “那必须的,车如流水马如龙说的就是洛阳城内的车马人流,一会儿你就能见到了。”

    柴天诺连连点头。

    “少爷少爷,听说洛阳好多好多高楼,人们整晚上不睡觉在外嬉戏游乐,是不是真的?”

    柴蛮儿接着问,柴天诺接着使劲点头:

    “那必须的!”

    “背山见楼影,应合与山齐;坐上日已出,城中未鸣鸡。”

    “这说的就是洛阳城内的风光,等下咱们就能瞅见。”

    圆滚滚的包不羁,用怜悯的眼神瞅着兴奋的主仆二人,最后实在忍不住开口说道:

    “柴先生,恐怕这些日子,您是见不到洛阳城的风景了。”

    “为什么?”

    柴天诺主仆二人直勾勾的盯着包不羁,大有你不说出个一二三来,某把你脑袋打烂的架势。

    “……京城很大,皇城是内城,洛阳是中城,打从刚才那些镇子开始,便已算的是京城的范围了。”

    包不羁咧嘴解释,柴天诺点点头:

    “然后那?”

    “……国子监不在洛阳城内,而是在郊外。”

    “什么?!”

    柴天诺的声音都变调了:

    “介整得什么破事儿,教育枢纽不在城内反而扔到郊区,这是哪来的规矩?”

    他这一生气,前世的方言都窜出来了。

    “太宗皇帝的规矩。”

    包不羁看着炸毛的柴天诺,哭笑不得的解释:

    “原本国子监确实在洛阳,就在皇城一侧。”

    “太宗皇帝即位十年后,经过深思熟路,把国子监迁出洛阳,安置到了临水郊外。”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