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道龙皇

第十三章 怒揍长老


    大街上,牧凡牵着牧雪儿的小手,看似漫无目的地走着。

    “哥,咱们现在要去哪儿?”

    牧雪儿抬头眺望着曾经“家”的方向,很快又摇了摇头,视线移回牧凡脸上:“我们要离开这儿吗?”

    牧凡轻轻握了握牧雪儿的小手,笑道:“你不是想当大厨吗?哥给你买个铺子,咱们自己当老板,想吃什么,你随便做。”

    牧雪儿有些心动的眨着眼睛,她本以为牧凡在开玩笑,谁知牧凡的脚步居然真的在一条商店街前停了下来。

    这里的店铺有好几家空着,正在出租。

    牧凡眼神扫视,挑挑看看,很快就看上了一家不小的门面。

    “哥,这店铺太大了,租金一定很贵吧……我还是别当大厨了。”

    牧雪儿心疼大哥赚钱不容易,看着装修气派的店铺,她突然有些退缩了。

    “伙计,这店铺多少租金?”

    牧凡招手叫来看铺子的伙计,指着那间大门面问道。

    “哟呵,被扫地出门的狗奴才,居然也学人开起店铺来了?想在苍云城开店,我牧家答应了吗?”

    店铺伙计还未答话,一旁却传来一阵刺耳的嘲弄声。

    牧凡兄妹回头看去,牧雪儿脸色唰的一下苍白起来,死死握着牧凡的手掌,紧张的低声道:“是牧天风长老。”

    不怪牧雪儿这么害怕,这牧天风长老乃是灵动境九重高手,更何况他身后还跟着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护院。

    刚刚抚平的阴霾,再一次涌上她的心头。

    难道他们兄妹一天不离开苍云城,一天就无法摆脱往日的梦魇吗?

    牧天风眼神冰冷地扫过换上新衣的牧凡兄妹,冷冷笑道:“换了身行头,就以为自己换了身份?一天是贱奴,一辈子都是贱奴,你们只配住狗窝!想开店?下辈子吧!”

    唰!

    牧天风手腕一抖,张开手中的布告,朝围观的人展示一番。

    嚣张无比大声道:“孽种牧凡、牧雪儿!下贱卑劣,目无家族!如今已被我牧家逐出家门,生生世世不得跟牧家再有半点牵连!”

    “谁敢收留他们,就是跟我牧家过不去!”

    话罢,他回头看向店铺伙计,拉长声音质问道:“现在,你还准备把店铺租给他吗?”

    “原来是牧家的长老大爷!小人有眼无珠,给长老大爷行礼了。”

    一听来者是牧家长老,店铺伙计吓得浑身颤抖,当即朝着牧天风磕头行礼。

    随后,他反手指着牧凡,大声叫屈:“长老大爷明鉴,他的确来租店铺,不过我可没答应啊!天地为证,我要是说半句假话,我牛二当场被雷劈咯!”

    瞧他这副急于撇清关系的模样,牧天风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鼻孔朝天地瞪着牧凡,得意洋洋地嚷道:“狗奴才,看到了吗?这就是牧家的势力,这就是牧家的能耐!在苍云城,只需牧家一句话,大地都要颤三颤!”

    呼!!!

    牧天风还在耀武扬威的炫耀牧家的地位,牧凡的拳头已经快不眨眼的朝他轰了过来。

    “大胆!你想造反吗?”

    牧天风大吃一惊,想不到牧凡居然敢当众对他这名长老出手。

    仓促之下只能抬起右臂挡在面前。

    谁知牧凡这一拳力道凶猛,嘭的一声打得牧天身形爆退。

    狂退的脚步完全乱了章法,前脚踩后脚的一个踉跄,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就像个翻壳的王八。

    牧凡虽说只有淬体境一重的境界,但是重生之时,他的体魄已被虚空鼎残力强化了一遍,根本不能以正常的淬体境武者来判断。

    就算没有巨力丹加持,他的力量也不是灵动境之人可以抗衡的。

    牧天风以灵动境九重之躯接了牧凡一拳,只觉得被牧凡拳头打中之处剧痛无比,骨骼表面裂痕斑驳。

    这一拳几乎把他的胳膊打碎,力量实在太恐怖了!

    牧天风左臂撑着地面,身躯颤抖地想要挣扎起身,谁知前方一阵冷风直袭面门而来。

    “住手!我是牧家长老……”

    他惊恐的怒喝还未说完,脸上已经吃了一记重踢,身体炮弹似的飞了出去。

    鼻血涌泉般的飙射而出,整个面门坍塌般的深深凹陷。

    地上,一条带血的划痕一直延伸到街角另一头,在地面贴行的背部已经彻底皮开肉绽了。

    直到撞上街口的石墩才轰然停了下来,在他身下,早已是一片血泊。

    人倒下之后,再也没了动静。

    “不长记性。”

    牧凡从倒在血泊中的人影身上收回视线,冷漠地注视着眼前瑟瑟发抖的牧家护卫。

    他们凶神恶煞的脸庞,如今已经布满了细汗,牙关发出的颤声根本无法遮掩。

    堂堂牧家长老,灵动境九重高手,居然抵挡不住牧凡一拳一脚,他们这些三脚猫功夫岂会是牧凡的对手?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若说在牧凡大闹牧家是丹药加持,现在的牧凡可没服用任何丹药啊!

    冷眼扫过那些吓懵了的护卫,牧凡实在懒得把时间浪费在牧家这群杂鱼身上。

    现在化解即将爆发的煞气才是他的第一要务,故而对着那些欺软怕硬的杂鱼们,他只冷漠地说了句“滚”。

    这话落在牧家护卫耳中,非但不是羞辱,反而像天籁般悦耳动人。

    所有人都如蒙大赦地朝牧凡匆匆作揖,如避鬼神一样远远避开牧凡所在的方向,争先恐后的调头就跑。

    推搡中,不少人被同伴撞翻在地也不敢慢下速度,手脚并用的在地上连滚带爬地逃窜。

    整个过程既狼狈又滑稽,惹得街上行人嗤笑连连。

    “爷,小少爷,我刚才……我不是……饶命,饶命啊!”

    牧家人可以跑,看守店铺的伙计却没地方逃,此时早已吓得六神无主,扑通跪地不断磕头求饶。

    “一万灵石够一年租金了吧?”

    牧凡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只用手指缓缓划过储物袋,一阵哗啦啦的撞击声后,店铺一角早已堆满了闪闪发光的灵石。

    “够,够了!多谢少爷,多谢少爷!”

    那伙计见到这一幕,彻底被牧凡的阔气所折服了,目瞪口呆地连连点头。

    他家店铺的租金通常都是金银支付,从来没人奢侈到用灵石来付款。

    要知道在天月国,一块灵石能换一斤黄金,苍云城这种小地方更是没人阔气到随手拿出一万灵石来付房租。

    没等他继续吹捧,牧凡已经拉着牧雪儿朝店铺后院走去。

    临走前只淡淡说道:“钱要是够了,麻烦帮我关下店门,今天本店不营业。”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