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道龙皇

第二十一章 丢人到家


    这三人原来早就算计好了,两人牵制牧凡,另外一人趁机偷袭毫无防备的牧雪儿。

    待得牧凡阵脚大乱,他们再伺机而动,趁机斩杀。

    “亏你们还是名门大派!太卑鄙了!”

    这三人行径太过恶心,王管事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然而早用精神力锁定对方动作的牧凡,对于张虎卑鄙无耻的行径,倒是表现得十分冷静。

    赶在张虎剑招落下之前,牧凡率先有了动作。

    他握住双剑的手猛然用力一扭,如麻花般扭曲的力道沿着剑身疯狂袭向赵斌、张龙二人。

    顷刻间,两人手臂上顿时传来澎湃无比的扭曲力量,手臂上的衣袖当场爆成破布。

    手臂的皮肤、肌肉全都被撕扯得崩裂开口,强大的力量几乎快要扯断他们的胳膊了。

    两人心下骇然,急忙松开握剑之手,断开扭曲力量蔓延的渠道。

    然而他们放手瞬间,两口清风剑便顺理成章落到牧凡手中。

    仅仅一个斜挑,偷袭牧雪儿的张虎猝不及防,握剑之手直接被牧凡斩了下来。

    张虎做梦也想不到,两位师兄联手居然无法制住淬体境一重的蝼蚁,甚至连他的护体元气都无法抵挡牧凡斩来的一剑。

    张虎惨叫一声,捂着喷血的断臂,倒在地上来不断地挣扎翻滚起来。

    三人联手攻击,却被对手一招秒败。

    赵斌、张龙二人面色通红,又羞又怒地望着周围众人。

    珍宝阁上上下下看向他们的眼神都带着浓浓的鄙视之意。

    三个打一个也就罢了,居然还偷袭别人毫无武力的妹妹,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他们虽然不想跟擎天剑宗为敌,但这种不要脸的东西想在他们的地盘上闹事,珍宝阁也不会视而不见。

    “三位,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本阁将保留向擎天剑宗告诉的权力!你们走吧!”

    王管事阴沉着脸,一改之前的退让态度,斩钉截铁地对这三人下了逐客令。

    打又打不过,还丢了这么大的人,那三人也不好意思继续纠缠。

    毕竟珍宝阁虽然不如他们宗门,可擎天剑宗也不会为了他们三个无能的外门弟子就跟珍宝阁闹翻。

    “把剑还我,我就走。”

    赵斌红着脸,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朝牧凡摊着手。

    珍宝阁众人见状,神情精彩得就像看珍稀动物一样,充满了好奇和惊讶。

    这家伙是真不知羞耻还是没脸没皮?

    又是以多打少,又是卑鄙无耻的偷袭,丢人丢到这份上了,居然还有脸讨要被人缴去的兵器?

    要是他们师尊看到这群不争气的玩意如此丢人现眼,只怕会当场暴走,就地把他们狗腿打断。

    牧凡眼神一冷,握剑之手在半空挽了一个剑花,快如惊雷地朝前一刺。

    “啊!”

    赵斌身体朝后一跌,脸颊顿时鲜血直流:“血!你、你毁我容貌!”

    他虽不是女子,但谁也不想自己顶着一张破相的脸被人嘲笑。

    摸着脸颊滚烫的血液,赵斌急得六神无主,恨不得仰天大哭一场。

    “师兄,你脸上有字!畜、畜生……”

    张龙急忙过去搀扶,眼神落在对方脸上,看到脸上刻着的血字,他心中猛地升起一股寒意。

    那家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居然敢这么羞辱擎天剑宗的弟子,他不怕死吗?

    张龙颤颤巍巍地念出“畜生”二字,吓得身体猛打寒颤。

    他害怕牧凡在他脸上也刻下这种侮辱无比的血字,于是急忙搀扶起二人,手忙脚乱地朝门外跑去。

    城主府的人见势不妙,也跟在三人身后,偷偷摸摸准备开溜。

    嗡!

    牧凡掌心发力,将力量震入剑身之中,清风剑顿时发出一阵刺痛耳膜的颤鸣声。

    “错了!我们知错了!少侠饶命!”

    “我再也不敢了!少侠,大哥,我道歉,刚才是我们不对,我给你们磕头了!”

    “公子饶命,大小姐饶命!求二位开恩,放了我们吧!”

    仓皇逃跑的人全都以为牧凡打算痛下杀手,吓得咣当跪地,一个劲地磕头求饶。

    就连断臂的张虎也忍着剧痛磕头求饶,每个人都朝牧凡和牧雪儿磕了三十几个响头。

    见他们毫无廉耻地磕头求饶,牧凡心中升起一丝厌恶,冷声道:“瞧你们这幅贱样,杀你们都嫌脏手,滚吧。”

    “多谢少侠,多谢少侠!”

    “我滚,马上就滚!”

    那群人得到许可,忙不迭地爬起来,逃命似的消失在了大街上。

    这种不知廉耻的废物,就算杀了也只会弄脏自己的手。

    牧凡轻轻摇头,缓缓摊开手掌。

    哧!!!

    一团火焰从他掌心飘落,那条被他斩断的胳膊直接化成了灰烬。

    缴械而来的清风剑也被他当成垃圾一样,随手丢到地上。

    “抓紧把材料送来吧,耽误太久时间,这种不知所谓的白痴会接二连三聚集过来。”

    牧凡朝王管事看了一眼,淡淡地催促起来。

    王管事眼看牧凡连擎天剑宗的弟子都敢羞辱,已经吓得汗流浃背,脸色铁青。

    顿了顿,他苦笑着望向牧凡,言辞恳切地提醒道:“公子,恕我多嘴,你的行事风格太张狂了,长此以往,容易四面树敌,还是收敛些为好。”

    牧凡神色冷漠地摇了摇头,随口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况且,我若不是手下留情,他们已是尸体。”

    王管事内心苦笑,羞辱了门下弟子,擎天剑宗岂会善罢甘休?

    天月国的顶级宗门,可不会因为你手下留情就对你网开一面。

    那种高不可攀的存在,哪怕仅仅一个眼神、一句话流露出了些许不尊重,他们都有理由痛下杀手,更何况是脸上刺字的羞辱。

    王管事忧心忡忡地看着牧凡,建议道:“公子,你既然炼丹天赋不凡,为何不去炼丹师公会考个认证?哪怕是最低级的灰袍炼丹师都能震慑刚才那般宵小之辈。”

    “炼丹师公会?”

    牧凡闻言,心念微微一动。

    他早有前去探访的打算,就算不求靠山庇护,他也要寻找提升实力的高级材料。

    毕竟天月国绝大部分武道资源都掌握在炼丹师公会手里。

    “这件事我会考虑,先把我要的材料送来吧。”

    摆了摆手,牧凡径直朝着炼丹房走去。

    现在他不止煞气爆发一种危机迫在眉睫。

    作为五大势力的擎天剑宗居然也卷进他与牧家的恩怨。

    以后面对的强敌只多不少,这时候可不是盘算如何加入炼丹师公会的好时机。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