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道龙皇

第三十八章 冤家路窄


    对方突然点破自己的伪装,牧凡的表情却依旧一脸平静。

    对于自己背后是否另有高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隐瞒的打算。

    且不说炼丹师公会想要重点培养他,必然会调查他的背景来历,他在珍宝阁说过的话根本隐瞒不了。

    更何况炼丹师公会本来就不拒绝其他势力的炼丹师加入。

    不管何门何派,只要是炼丹师,而且通过了公会的考核,那就可以加入炼丹师公会,成为他们的一员。

    牧凡有没有师尊这点,并不影响他加入炼丹师公会。

    牧凡淡淡的点了点头,毫无隐瞒地说道:“前辈早就看出来了吧?那为什么还要收我为徒?”

    不提前世他的地位有多尊贵,现在的他不过是一名开脉境的小卒。

    即便丹道技艺,牧凡凌驾于所有炼丹师之上,可他对何太岳的态度没有表现出一丝狂妄傲慢。

    “呵,你承认的倒是爽快。”

    何太岳赞赏地点了点头,随后笑道:“你是谁的徒弟不重要,老夫也没打算追问。收你为徒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敢跟擎天剑宗对着干!”

    “成为老夫的弟子,我不会命令你做任何事,也不会主动传授你任何技艺。”

    “你若想从老夫这里得到些什么,只需狠狠教训擎天剑宗的王八蛋,事后老夫重重有赏。”

    何太岳跟擎天剑宗的过节看来果然无法轻易化解,即便是牧凡这样初出茅庐的新人,他都不惜亲自出面拉拢。

    “前辈想让我用您徒弟的身份,替您狠狠教训擎天剑宗的人,对吧?”

    牧凡心中了然,咧嘴一笑:“我虽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准则,可是擎天剑宗与我的梁子已经结下,就算没有前辈的要求,此宗同样会阴魂不散的缠着我。”

    顿了顿,牧凡点了点头:“此事我可以答应,不过我日后行事,需要借助前辈名号,不知前辈是否愿意?”

    何太岳嘿嘿一笑,再次恢复酒疯子似的疯癫表情,乐呵呵地说道:“随你的便。其他事我管不着,不过只要你是收拾擎天剑宗,那老头儿的名号你随便用,你杀得越多,老头儿越开心!”

    话罢,何太岳眼珠一转,露出一抹狠辣之色,低声又道:“刚才那老杂毛好像提到一个叫‘冷傲霜’的丫头片子,把她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好像多天才似的。”

    “若能狠狠挫败此人,无疑狠狠打了擎天剑宗的脸……”

    说这话时,何太岳面露期待之色地望着牧凡,仿佛催促牧凡快点与冷傲霜交战。

    毕竟杀一群喽啰哪有杀一个天才来得震撼。

    “区区一个黄毛丫头,何必挂心?我不出手,他们也会找上门来。”

    牧凡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随后看向伏在背后的妹妹,认真道:“我妹妹病症严重,急需珍贵玄药救命。”

    “前辈若能护她周全,免了我的后顾之忧。那前辈想要的一切,我自会尽力完成。”

    何太岳早就注意到了牧雪儿的存在,无需探查经脉,仅用精神力一扫,他便已经知道了牧雪儿的病症所在。

    “皓月冰玉之体,天赋难得,可惜跟错了主人。”

    何太岳醉醺醺的眼神里难得露出一抹清明的光芒,摇着头缓缓说道:“此女虽是天赋异体,可惜身体羸弱,天生不是修武的料,天赋体质非但无益,反而成了她的催命符。”

    “换做旁人,老头儿只会劝他趁早准备后事,不过你开口嘛……”

    他想了想,随后带着牧凡化成一阵狂风,朝着远处飘去:“就让她留在老夫的洞府休养,我会保她安然无恙,但是你必须替我狠狠教训那个‘冷傲霜’!”

    “天纵奇才,中道夭折,东方蔺那老杂毛肯定会气得三天三夜睡不着吧。”

    何太岳有时候比谁都清醒,有时候又疯疯癫癫,好像一切行为都随心随性,谁也摸不准他是真疯还是假疯。

    但凡能让擎天剑宗不痛快,这老头儿就一百个支持。

    为了表示诚意,何太岳当即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颗“九转续命丹”给牧雪儿服下。

    以牧凡的眼界当然一眼看出这是一颗保心护命三品玄丹。

    虽然无法解除牧雪儿血脉之中的寒冰之气,但此丹却能强化命火、守护心脉。

    两人第一次见面,对方就拿出三品玄丹给牧雪儿使用。

    不得不说,何太岳对牧凡极其看重。

    一会儿功夫,牧凡众人已经来到一座雄伟壮观的山峰之下。

    山峰深入云端,一条小道盘山而上,漫山遍野皆开满了香气宜人的鲜花绿草。

    细看之下,那些花花草草居然都是药性不低的灵药。

    “你们兄妹先在此地住下,虽说老夫已经收你为徒,但炼丹师公会的规矩不能坏。”

    何太岳将牧凡带到一座二层阁楼面前,将开启门禁的令牌交给他后,醉意朦胧地继续说道:“你拿着老夫的令牌,五天之内通过青袍炼丹师考核,老夫这样才能顺理成章收你为徒。”

    “否则你们兄妹在公会之中难有立足之地,其他老家伙肯定会想方设法把你们赶出去。”

    说着,他醉眼微眯的看着牧凡,轻笑道:“以你的本事,通过青袍炼丹师的考核,应该没有问题吧?”

    牧凡不知道青袍炼丹师如何考核,但关于丹道方面的考验,他自问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得住他。

    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牧凡接过令牌,一脸随意的说道:“前辈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何太岳点了点头,留下一句“看你表现”,随后化成一阵清风直上云霄,消失在了山顶云层之间。

    “炼制玄丹的火焰……得想办法在公会里探探情报。”

    牧凡没把青袍炼丹师的考验放在心上,他一边朝阁楼走去,一边盘算着如何弄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站住!前面那小子,说的就是你!站那别动!”

    正走着,忽然背后传来一声厉喝。

    “陈俊师兄,怎么了?你认识他?”

    “这小子面生得很,难道是新来的?”

    不远处,一行人满是疑惑的朝牧凡走了过来。

    其中一人来到牧凡跟前一看,脸上突然怒容暴现,大吼着朝牧凡一拳打来:“好你个杀千刀的王八蛋,老子正找你呢!圣阳果呢?给老子交出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大荒沼泽与牧凡争夺圣阳果的陈俊师兄。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