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道龙皇

第三十九章 我说过,要安静!


    陈俊在大荒沼泽被牧凡夺了圣阳果,哪怕他发出了公会召集令,还是被牧凡逃之夭夭。

    这让赶来支援的高手对他一阵白眼,仿佛全在责怪他没本事。

    连个敌人都留不住,还有脸发布公会召集令,这不是戏耍他们吗?

    陈俊夺宝不成又被公会高手一番鄙视,心情早已不爽到了极点。

    想不到抢走他宝物的家伙,居然大摇大摆的出现在炼丹师公会分部,这让他胸中还未散去的怒火瞬间点燃了。

    听到他们咋咋呼呼的吼声,牧凡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

    仅仅朝陈俊扫去一个冷漠的眼神,怒气冲天的陈俊便浑身一颤,似乎想到了当初袁雄、古逸二人的下场,前冲的动作立时一顿。

    那两个灵武境高手皆在一招之间落得惨败收场。

    一个废去全身经脉,一个半截身子打成飞灰,下场凄惨无比。

    察觉牧凡眼中凛冽寒意,陈俊身躯一颤,不由自主地狂退数步。

    他身边的人见状,神色不禁错愕起来。

    这几人都是陈俊为杀牧凡召集而来的灵武境高手,虽然他们不是五大势力的人,可境界全都不输袁雄、古逸。

    看到陈俊居然被一名开脉境杂鱼吓退,纷纷露出愕然不解的神情:“陈俊师兄,这小子难道就是抢你宝物的家伙?看上去没什么本事嘛。”

    “未必,此人出现在此,极有通过了炼丹师公会的考核,莫非他被那位炼丹大师收为徒弟了?”

    “开什么玩笑?区区开脉境杂鱼也配被炼丹大师看中?要我说,这小子最多不过炼丹学徒,想成为炼丹师弟子,他还差得远!”

    陈俊身为青袍炼丹师,地位比灰袍炼丹师高出不止一筹。

    他纠集而来的帮手个个实力不弱,这些人本来就傲慢惯了,看到牧凡仅有开脉境境界,之前的担忧全都烟消云散,脸上又浮现出不屑的表情。

    一个身高八尺的光头大汉冷笑着朝牧凡走来,眼神轻蔑地在他脸上一扫,傲慢道:“小子,我必须提醒你,加入了炼丹师公会,以后更要夹着尾巴做人!”

    “陈俊师兄可是青袍炼丹师,不是你这种蝼蚁可以得罪的。”

    “这样吧,也别说咱们以大欺小,你把偷走的那颗圣阳果还给陈俊师兄,再磕一百个响头,诚心悔过,这件事咱们就不追究了。”

    “要不然……”

    说着,他一脸奸笑地舔了舔嘴唇,手脚不干净的朝牧雪儿脸上捏去:“这小丫头长得挺水灵啊,还是雏儿吧?要不哥们叫上十个八个弟兄,陪她玩玩?”

    嘭!!!

    一道黑色的拳影扫过,光头大汉威胁的话语犹在耳边,可他的头颅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化成一捧血雨。

    陈俊瞳孔一缩,下意识地再退数步。

    就是这种霸道无比的怪力,连败袁雄、古逸两名高手。

    明明只有开脉境,力量却能轻易碾压灵武境高手,这种怪事他从未见过。

    其他人见状,轻浮的神色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以陈俊的本领,依然拿不下这小子。

    原来这家伙扮猪吃虎,看似平平无奇,实则深藏不露。

    “你、你敢在炼丹师公会杀人!你眼里还有没有宗门规矩?”

    陈俊畏畏缩缩不敢上前,只是指着牧凡厉声质问。

    冷眼撇过一众咋咋呼呼却不敢动手的家伙,牧凡无语地转过身去,大步朝阁楼二层走去。

    “站住!你耳朵聋了?老子让你站住!”

    陈俊站在原地大吼大叫,可是根本不敢去追。

    牧凡上了二楼,发现这群人居然还站在原地骂骂咧咧,但无一人胆敢踏足阁楼前五十米的界限。

    见此情形,他心中立即有了判断。

    炼丹师公会的确比珍宝阁安全多了,分配给弟子的住处,外人不能轻易闯入。

    将牧雪儿在卧房里安置完毕,牧凡这才慢悠悠转身出门,从二楼一跃而下,再次来到众人面前。

    “想动手尽管来,狗叫什么?”

    牧凡冷眼扫过众人,沉声道:“我妹妹正在休息,谁敢把她吵醒,小心他的狗命。”

    “笑死人了!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威胁我们?别以为靠着偷袭杀了一人,你就能唬住我们!垃圾就是垃圾,只配被人踩在脚下!”

    人群里,一个面色发黄的汉子嘴角一颤,瞪着眼朝牧凡走了过来:“狗东西,别装模作样了!在刑罚堂的人把你抓走之前,先把圣阳果交出来!”

    此人名叫黄兴,灵武境六重境界,是陈俊召集而来的高手之一。

    他不仅不听牧凡警告,反而扯着嗓子大声嚷嚷。

    牧凡懒得跟他废话,右手气息一震,一掌朝着他咽喉抓去。

    “哼,就知道你这杂鱼只会偷袭!”

    黄兴嘴角一翘,露出一抹不屑的讥讽,随即早有准备地举起右拳,声威赫赫地朝牧凡轰去:“流星崩龙拳!”

    灵武境对开脉境,居然事先偷偷运转武技?

    害怕对手怕成这幅鸟样,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脸皮嘲笑牧凡。

    只不过就算他早有准备,可黄级武技对上《九转金身诀》,结果可想而知。

    双拳碰撞瞬间,黄兴右拳之上便传来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骨折声。

    从拳头到右肩,整条右臂臂骨几乎全被轰碎,无力地垂在身侧,鲜血从顺着指尖哗啦啦地不断滴落。

    “啊!呃……”

    惨叫声堪堪喊出一声,他的喉咙立即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死死扼住。

    “我说过,在这儿说话要小点声。”

    牧凡一脸冷漠地掐住对方脖子,左手拳头接踵而来,重重砸在对方胸口。

    拳劲震碎胸骨,余波蔓延至全身经脉,一根一根全部震断。

    呕!!!

    黄兴喉咙一鼓,大口温热的鲜血就要脱口而出。

    可是牧凡手掌紧紧锁住了他的咽喉,腥甜的血液无法冲破喉咙的枷锁,硬生生地被憋了回去。

    “你干什么!放开他……”

    陈俊众人看到同伴重伤,怒吼着就要冲上来解救。

    “嗯?”

    牧凡眉头一挑,冰冷的视线朝他们脸上一扫。

    陈俊众人悚然一惊,大喊大叫的嘴巴顿时闭了起来,前冲的脚步愣在原地,不敢上前分毫了。

    “你们在干什么?公会之内,严禁私斗!你们都是谁家弟子,报上名来!”

    这边的吵闹声惊动了炼丹师公会的巡逻弟子。

    一群面色冷冽、杀气逼人的汉子指着牧凡众人,快步从远处跑了过来。

    “是执法堂的武严师兄!”

    陈俊众人看到来者,脸上立即浮现喜色。

    其中一个三角眼的汉子,一改噤若寒蝉的畏惧之色。

    他拿手一指牧凡,嚷嚷道:“武师兄!就是这个杂种,他在炼丹师公会当众杀人,简直目无门规!快把他抓起来,严刑拷打!”

    话语方落,背后力量划破空气的轰鸣声传来。

    三角眼汉子心下大惊,面容扭曲的回头一看,只见一只硕大的拳头扑面而来。

    他想不到牧凡胆子真的这么大,当着执法堂弟子的面,居然还敢痛下杀手。

    “饶命……”

    惊恐的求饶声在拳轰之下戛然而止,牧凡古井无波的望着化成血雨飘散的头颅,淡淡道:“嘘,安静。”

发现错误请点击下面的 < 报错欠更 > 我们会及时处理.


快捷键翻页 ( A / D 或左右键)